• 揭开巫山“山鬼”真相 石壁上的文字是不是“天书” 2019-06-24
  • 湖北治理违规提取公积金 防止用公积金炒房 2019-06-24
  • 调查:六成老人感到幸福,西藏排第一,您家的呢?  2019-06-20
  • 财政部发布五月份全国财政收支情况 2019-06-20
  • 林安梧:书院需要多元包容 读经也一样别无限上纲 2019-06-18
  • 四川医疗巡诊走进松潘为在乡优抚对象送健康 2019-06-15
  • 《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2)》(日文版)简介 2019-06-15
  • 千年不倒,豪宅碉楼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1
  • 【大阅兵历史图片集锦】 2019-06-10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6-10
  • 美俄再次上演制裁大戏 2019-06-05
  • 机构预测俄罗斯今年粮食出口量居世界第二 2019-05-29
  • 王安忆:女人爱男人,往往只是为实现自己爱情的理想 2019-05-29
  • 为了守护净土 1102位羌塘牧民千里迢迢南迁至拉萨 2019-05-27
  • 警惕!中国人死亡的第一元凶不是癌症,而是它! 2019-05-21
  •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2001章 守住

          第2001章 守住

        “有些人,就算现在离开了你的身边,那也不代表你能一下子忘记对方是不是?”夏安没打算跟赵珍珍说谎。

        再说了这种事说出来又不丢人,只是人之常情。

        “你还能走的出来吗?”赵珍珍紧握着夏安的手, 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夏安被赵珍珍的样子逗笑了,无奈的摇头笑道:“珍珍,你觉得我要是走不出来,还能这样跟你笑吗?”

        “也对哈,你能如此坦白,也算是很诚实了,为了奖励你,明天中午我带你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闭哉湔涔逝榈目醋畔陌?。

        夏安被赵珍珍这么一说,倒是很想知道她说的到底是什么地方了。

        “你别想让我现在告诉我,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剧透的,等明天中午你就知道啦?!闭哉湔浼陌擦成⒈?,瞬间会意,没等她说话,直接打断了她的想法。

        “好吧,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只能等着了?!毕陌参弈嗡始?,一副任由你想做什么那就做什么吧的样子。

        夏安问了问赵珍珍最近跟顾辞远之间的近况,知道她最近过的还算是蛮不错,这也算是安心了。

        “时间不早,早点睡吧?!毕陌菜低?,就跟赵珍珍进入了梦乡。

        这一夜,夏安睡得很熟,这应该是她跟路其琛分开之后,睡的最好的一晚了。

        翌日。

        大清早,赵珍珍就起来跟路从安还有刘阿姨在厨房捯饬早餐。

        当然刘阿姨这个早上比起往常的早晨,可是累了不少,没有这俩人的帮忙,她或许还能早点完成,可想而知这俩人根本就不是帮忙来的,而是捣乱的。

        夏安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吵醒的,她睡眼惺忪的走出卧室,朝着声音的来源走去。

        等她走到厨房,看着厨房内乱七八糟的一切,她不敢相信的揉着自己的眼睛,等再次确定眼前这一切之后,她喉咙一紧。

        “你,你们在干嘛?”夏安指着赵珍珍跟路从安。

        二人听到夏安的声音,顿时转身一脸笑容 ,不过原本干净的脸,现在都挂着一些面粉。

        刘阿姨也跟着转头叹气道:“夏小姐,要不您管管,从安跟赵小姐非要弄早餐,可您也看到了?”

        刘阿姨一脸委屈的看着夏安。

        夏安被刘阿姨的样子逗笑了,忍不住摇头走到几人跟前,看着他们弄的饺子,她直接放声大笑。

        “珍珍,你就别难为刘阿姨了,这时间也不早了,你跟从安快去洗漱吧?!毕陌睬咳套?,没让自己笑的更为肆无忌惮。

        “妈咪,你是在取笑我跟珍珍阿姨吗?”路从安腆着小脸,一脸认真地看着夏安。

        “哪有,妈咪知道从安很能干,可今天时间有限,等周末再弄好不好?”夏安蹲下身,双眼柔情的看着路从安。

        “好的,妈咪说什么就是什么?!甭反影菜呈魄孜窍陌驳牧臣?,然后乖乖去洗漱。

        赵珍珍双手掐腰,看着夏安一脸不快道:“我可不是从安,你就是在取笑我,我听得出来?”

        “你听得出来最好,这么大人了,也是一个当妈的人了,居然连饺子都做不好,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夏安可不不准备爱护赵珍珍那幼小的心灵,直戳她的心底。

        “你,你,你太坏了……”赵珍珍佯装受到重击的样子。

        夏安知道赵珍珍就是装的,拍拍她的肩膀道:“你呀,别装了,快去洗漱,一会吃饭!”

        说罢,夏安拉着赵珍珍走出厨房。

        刘阿姨见几人吵吵闹闹的,不由跟着笑了。

        等一切收拾好后,路心笑也被叫醒了。

        赵珍珍跟夏安送两个孩子们去幼儿园。

        “记住一定要乖乖的,不要让妈咪担心知道吗?”赵珍珍一脸认真看着两个孩子。

        路心笑点头,而路从安却转而一脸认真地看着赵珍珍道:“珍珍阿姨,你也要乖乖的,不能让妈咪担心,知道吗?”

        “欸,你这小子,现在都学会拿我开玩笑了?”赵珍珍没想到路从安这小子,居然跟路其琛一个德行。

        要不是她脑子反应快,估计就当着夏安的面提路其琛的名字了。

        “行了,我不跟你这个小子一般见识,快进去吧?!闭哉湔浯咦帕礁龊⒆咏锥?。

        夏安此时也跟老师说完话了,她怕沈清还会过来,就交代老师,除了她跟刘阿姨之外,任何人来接孩子都不能让接走。

        “夏小姐,您放心好了?!崩鲜λ盗思妇淙孟陌舶残牡幕?,就带着孩子进去了。

        其实倒不是说夏安不相信沈清,她只是不想跟路其琛有太多的纠缠。

        她明白要是路其琛真的那么想念两个孩子早就该过来看他们了,也不至于到现在连一面都没露过。

        既然人家不怎么喜欢孩子,那何须再有纠缠呢?

        夏安不想让路其琛觉得,是她故意让沈清带走孩子们,而借故跟他有纠缠。

        或许是她多心了,可此时夏安不得不想太多,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是一成不变的,当初她以为路其琛对她的爱,是亘古不变的,可最终她不还是退位让贤了吗?

        想到这里夏安倒是释然了不少。

        “干嘛呢?还不上车?”赵珍珍在车上等了一会,也不见夏安上车,这才有些急眼了。

        “来了?!?br />
        赵珍珍的声音,将夏安拉回到现实,她快速上车,直接开车去了公司。

        到公司之后,夏安继续处理文件,而赵珍珍去巡视外边的工作进展,二人的分工一直都是十分明确的,几乎是谁都不干涉谁。

        “小何,记住了,不要让沈清再上来了,我一会跟前台交代一声,你这边也要守住了,知道吗?”赵珍珍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的看着小何。

        “嗯,赵总放心,我记住了?!毙『嗡洳恢哉湔湔獍阕鍪俏?,不过她却知道一点,赵珍珍是为了夏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