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NF100 2013北京国际越野挑战赛胜利落下帷幕 2019-04-20
  • 第六届中国创业投资高峰论坛在深成功举行 2019-04-19
  • 国家井冈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2019-04-19
  • 华晨宇鸟巢演唱会火爆抢票 “火星战队”带感浪一夏 2019-04-18
  • 高中语文中的230个错别字,你能对几个? 2019-04-17
  • 安徽石台快速查处一起卖淫嫖娼案 用微信转账付嫖资 2019-04-17
  • 提高合作水平 促进双赢发展 2019-04-16
  • 纠正涉重大财产案件,不妨从顾雏军案起 2019-04-16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4-12
  • 利好不断!新能源汽车正在迎来春天 2019-04-03
  • 家长如何帮孩子选择朋友 2019-03-30
  • 2017传媒大事记:荧屏再掀“文化热”媒体融合发展步入深水区 2019-03-28
  • 清明假期山西旅游综合收入37.96亿 接待游客807.22万人次 2019-03-26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吃个早餐还要让人批准?就这点出息啊? 2019-03-26
  • 男女差别有多大?河北省首次公开发布分性别统计分析报告 2019-03-17
  •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196.林公子 26

          防盗70%, 时间24小时

        “来人呐!救命??!”

        “救人?。?!”

        这尖锐的呼救声引走少年的注意力,循声望去, 便见湖边几个俏丽的丫头惊慌的跪在湖边喊着叫着,让湖边的人救她们家姑娘。

        少年不由看向湖中。

        因今日是元宵, 元宵又称灯节, 故大街小巷张灯结彩, 湖畔亦是有不少商贩贩卖各种灯笼, 将湖面照得清晰可见。

        如此一来, 湖中有无人落水, 一眼分明。

        一阵寒风袭来, 少年便不由捂额皱眉。

        “大爷?头又疼了?”跟在少年身边的随从见状不由担心的问道。

        少年摇摇头没回话, 对湖中落水的人扬了扬下巴, “何人落水?”

        “小人不知?!?br />
        少年紧了紧大氅, 忍着晕眩感道,“有人落水为何无人下水救人?”

        便是时代不同,有人落了水,识些水性的人都会下水救人, 只要不是那等自私自利冷酷无情之辈。

        “这……小人不知?!彼娲右灿行├Щ?,盛京有一条护城河,因此京城倒有不少人通水性,如今有人落水, 却无人相救, 实在叫人纳罕。

        少年公子攥紧了大氅, 感觉有些昏昏沉沉, 不由心中暗骂。

        这该死的风寒折磨小爷大半月了,究竟什么时候能痊愈?

        腹诽完正待离去,忽然神情一凝,正欲跨出去的脚便黏在地上。

        “许杰,你瞧那人是不是董维那厮?”

        许杰凝神细看,点头确认,“正是他,公子……”话音未落便感觉手中一沉,自家公子身上的大氅落到他手上,还未反应过来,便见自家公子‘噗通’一声跳入水中,朝着落水那姑娘游去,目的不言而喻。

        许杰缓过神来,脸色大变,“大爷!你风寒未愈,快回来??!”

        这时,两名随从打扮的青年匆匆走来,只见身着青袍的青年抓着许杰的手追问,“小杰,怎么回事?你怎么照看大爷的?大爷如今风寒才转好,你怎么让他跳下去救人?”

        许杰苦着脸道,“大哥,你可别冤枉我,我哪儿会让大爷下水救人呐?是刚才大爷看见董维那厮正在脱衣,便不由分说将大氅脱下来丢给我,跳下去救人了,想是还在记恨董维那日偷袭他的仇呢!”

        黑袍青年盯着不远处正在穿衣的华服青年,眉头皱起,“许锋,别训你弟弟了,大爷怕是坏了董维的好事儿?!?br />
        被称作许锋的青袍男子皱起眉,“何意?”

        “你还没看出来吗?”黑袍青年示意许锋看不远处的华服青年。

        “董维那厮是个什么品行,你我还不清楚?当日他与大爷争风吃醋,在正大街大打出手,命小厮偷袭大爷,以致大爷头部受创昏迷不醒,夜里还着了风寒,若不是老爷求了圣上派来几位医术高明的太医连夜救治,大爷怕是早没命了??杉秦耸呛蔚纫醵?,如今他竟打算救人,你看那厮像个舍己为人的君子吗?”

        许锋嗤笑,“他若是君子,狗都能改吃屎了?!?br />
        黑袍青年道,“你也晓得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那落水的姑娘,八成是董维设计落水的,否则怎会巧合的出现在此,甚至打算下水救人?”

        “这绝不是巧合?!毙矸媛嫠嗳荻先坏?。

        这还用说?

        一个平日里流连花街柳巷、秦楼楚馆的浪荡子,会突然变成正人君子,舍己救人?

        想也知道这其中大有问题。

        “大爷是发现了董维的目的,才下水救人?”许锋若有所思道。

        黑袍青年哼笑,“大爷向来睚眦必报,怎么可能因为发现董维的目的就不惜性命下水救人?要说他是为了给董维添堵倒有几分可能?!?br />
        “事已至此,只能等大爷将人救上来再说?!被耙袈湎卤慵谂勰凶幼砝肟?。

        许锋忙问,“冯敬,你去哪儿?”

        冯敬头也不回的道,“董维那厮虽不是好人,但也是寿山伯府的世子爷,能让他谋算的姑娘,定然身份不低,我去查查,免得时候老爷夫人问起来,一问三不知?!?br />
        许锋闻言嘴角一抽,抬头便见自家大爷已经将落水的姑娘搂在了怀里,叹道,“说的也是,大爷救人虽是一片好心,但毁人家姑娘清誉却是不可避免,今日之事,恐怕不能善了?!?br />
        自家大爷的名声自家清楚,除非那姑娘家的长辈利欲熏心,否则绝对不会叫自家清白的闺女嫁给他们家大爷。

        冯敬已经走入人群没了踪影,许锋拉着弟弟许杰穿过人群来到岸边准备接自家大爷上岸。

        水下的少年搂着怀里挣扎的姑娘游到岸边,便将怀里的姑娘交给了湖边那几个伸手的丫鬟,正待爬上岸,便见面前伸来一只手。

        “大爷,湖水冰,你风寒未愈,快些上岸?!?br />
        少年一怔,接着便笑了,忍着刺骨寒意伸手,借着力道上了岸,一阵寒风袭来,不由自主的打起寒颤。

        许杰将手里的黑色狐皮大氅往浑身湿透的紫袍少年身上披,还不住口的抱怨,“大爷,如今正是倒春寒的时候,你风寒未愈,怎可冒着生命危险下水救人呢?”

        被称作大爷的少年公子微微一笑,没做声,似有所觉的抬头,便见身着银红色华服的青年目光怨毒的瞪着他。

        他挑眉,冷笑。

        知道这厮不是好人,他怎么能坐视落水那姑娘被他毁了清白?

        毁了清白?

        少年公子脸色微变,糟了,他忘了这已经不是现代,这是男女七岁不同席的古代,那落水姑娘除非被女子所救,否则都是失了清白。

        那……那他岂不是要娶人家?否则毁了人清白又不管人家,岂非禽兽?

        心中焦急,面上不禁流露出几分,正待问那丫鬟什么,便觉得喉间发痒,不住的咳嗽起来。

        “多谢这位公子救了我家姑娘?!?br />
        他抬头看去,便见他救的那位姑娘已经陷入昏迷,正被两个丫鬟架着,说话的是最前面的俏丽丫鬟。

        “你们家姑娘是……”

        俏丽丫鬟闻言一愣,似乎是没想到这位救人的公子居然不知道她们家姑娘的身份。

        丫鬟犹豫了一下,道,“我家姑娘姓唐,不论如何,多谢公子救了我家姑娘一命!”湖边人这么多,居然没有一人相救,她如何不绝望?要知道以她家姑娘的尊贵,若是在她们的?;は侣渌ッ?,她们几个随同出门的丫鬟,有一个算一个,都得为姑娘陪葬。

        因此可以说,面前这位公子不但救了她们家姑娘的性命,也救了她们几个随同姑娘出门的丫鬟的性命。

        “不,不用谢……”他正在为毁了人家姑娘清白羞愧,这会儿见人姑娘的贴身丫鬟前来道谢,不免不好意思,只是刚张口,便不住的咳嗽起来。

        俏丽丫鬟见状怔住,“公子可是受了寒,还是早些回府叫大夫医治为好,”说着想到什么,又问,“不知公子贵姓?”

        这是要盘问底细了?也是,他毕竟毁了人姑娘的清白。

        “我……”少年犹豫着正要报上姓名,便觉得头昏沉沉的,勉强笑了笑,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公子——”

        “大爷——”

        许锋背起自家公子对俏丽丫鬟歉然道,“我家大爷风寒未愈,如今为了救你家小姐又……告辞!”

        俏丽丫鬟整个人都是懵的,回过神便见那位公子的另一位随从紧跟着许锋而去,“大哥,等等我!”

        风寒未愈还去救人,真是不要命了。

        但是想到那位公子救的是她们家小姐,心里不由滋味杂陈。

        转过身正欲吩咐人带姑娘回去,便听到周围的人指指点点。

        “诶,兄台,刚才那位救人的公子,我瞧着倒像是荣国府那位世子爷……”

        “嘿!兄台眼神倒是利得很,可不就是那位嘛!”

        “还真是他?”最初说话那人语气带着几分惋惜和同情,“可惜了那位落水的姑娘,也不知是谁家的,被这位公子沾了手,以后的婚事怕是艰难咯?!?br />
        “嗨!看那姑娘身边几个丫鬟的穿着打扮也能看出来门第不低,没准过几天就能听到两家结亲的消息呢?!?br />
        “那岂不是便宜了荣国府那位?”

        俏丽丫鬟:“……”

        反应过来,俏丽丫鬟含怒瞪视书生打扮的几人,嘲讽道,“你们这群酸书生倒是嘴上能说会道,我家姑娘落水的时候,你们在哪儿?即便那位公子是荣国府的世子又如何?纨绔子弟竟强过你们这群酸书生千百倍?!毖园?,带着人扶着自家姑娘扬长而去。

        夜半,荣国府,东院。

        内室卧榻上,贾赦脸色苍白,额头不停冒出汗珠。

        一名看上去三四十岁的贵妇人手里拿着帕子给卧榻上的少年擦汗,同时看向身侧的高大身影,“老爷,问清楚不曾?”

        荣国公贾代善背着手站在榻边,眉头紧锁,“已经问清楚了,是唐家姑娘放河灯时不慎落水,赦儿跳下去是救人的,只是赦儿原本风寒未愈,如今又在这倒春寒的日子里下水救人,怕是风寒会加重?!?/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