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揭开巫山“山鬼”真相 石壁上的文字是不是“天书” 2019-06-24
  • 湖北治理违规提取公积金 防止用公积金炒房 2019-06-24
  • 调查:六成老人感到幸福,西藏排第一,您家的呢?  2019-06-20
  • 财政部发布五月份全国财政收支情况 2019-06-20
  • 林安梧:书院需要多元包容 读经也一样别无限上纲 2019-06-18
  • 四川医疗巡诊走进松潘为在乡优抚对象送健康 2019-06-15
  • 《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2)》(日文版)简介 2019-06-15
  • 千年不倒,豪宅碉楼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1
  • 【大阅兵历史图片集锦】 2019-06-10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6-10
  • 美俄再次上演制裁大戏 2019-06-05
  • 机构预测俄罗斯今年粮食出口量居世界第二 2019-05-29
  • 王安忆:女人爱男人,往往只是为实现自己爱情的理想 2019-05-29
  • 为了守护净土 1102位羌塘牧民千里迢迢南迁至拉萨 2019-05-27
  • 警惕!中国人死亡的第一元凶不是癌症,而是它! 2019-05-21
  •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0774章 摸够了吗

          穆南枢难得老古板的性格今天多了一些变化,看到顾柒那张生动活泼的小脸他就想要逗逗她。

        顾柒本来还以为穆南枢会回答想的,她可是想了他好多天,想了他一路。

        在飞机上她都恨不得帮飞机多插两只翅膀帮它飞了。

        一路上顾浣没少笑她屁股是不是坐到钉子上了,除了睡觉的时候消停一点,一醒来就坐立不安。

        一会儿要吃这个一会儿要吃那个,逼得空少都不敢来伺候她,最后换了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来才消停。

        下了车直奔大宅子,就是为了早点见到穆南枢,这倒好,穆南枢回答不想。

        顾柒就觉得像是自己热脸贴到了别人的冷屁股上面,一盆冷水将她身上的火苗淋湿。

        亏得她还特地准备了一个五分钟的法式热吻。

        “哼,不想就算了,小浣熊,我们回去?!?br />
        顾柒说着就要从穆南枢的身上跳下来,爷还不伺候了!

        “柒爷,我们跋山涉水,坐了这么久的飞机,又坐了这么久的汽车,我这还没有喝口水呢你就要走?”

        穆南枢一把将她的身体带了回来,“生气了?”

        顾柒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我是你哄不好的爸爸?!?br />
        阿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的顾小哥,不,应该是顾小姐了,你可消停点。

        也就你敢在我们先生面前这么说话,其他人不知道死了多少回,先生为了你……”

        阿旺差点说漏嘴,穆南枢一道冷眼扫来,吓得他赶紧闭嘴。

        顾柒耳尖的听出了这里面的问题。

        “为了我怎么?”

        阿才赶紧接道:“为了你瘦了好几斤?!?br />
        差点就露馅了,要是阿旺将后面的话说出来,岂不是就暴露了穆南枢让机器虫监控她的事情了。

        “是嘛?我摸摸?!惫似饣拐娴纳焓衷谀履鲜嗌砩厦疵?。

        似乎她还觉得摸不清楚,毕竟现在是秋天,穿得比之前多一点。

        于是她伸手探入了衣服里面,她在认真的摸,这画面落在别人眼中就很奇怪了。

        还好阿旺知道她是女人的事情,要是一个男人在穆南枢身上摸来摸去,还不辣眼睛。

        阿旺和阿才咳嗽了一声:“顾小姐,你要是想摸回房慢慢摸,这大庭广众之下,有点有伤风化?!?br />
        好歹穆先生可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魔鬼存在,怎么顾柒一来就不是那么个感觉了。

        就像本来是写实版的画风,刷的一下变成了Q版,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害怕,只会觉得可爱。

        他不说还好,一说顾柒来劲了。

        “怎么,他吃了爷豆腐,裤子一提连个招呼都没打就走了,一走这么久没个音讯。

        爷摸摸他怎么了?是掉了两块肉还是让我摸脏了?我就摸就摸?!?br />
        顾柒不仅摸,还扯开了穆南枢胸前的衣服使劲捏。

        阿旺和阿才转过头,太放肆了!这两只爪子现在还存在真是世界奇迹。

        “摸够了么?”穆南枢的声音懒懒在她耳边响起。

        顾柒下意识回答了一句,“别说,手感怪好的挺好摸,没够?!?br />
        阿旺心中一紧,一般当先生这么回答的时候就证明他生气了。

        先生一生气可是很可怕的,这顾小姐也太过放肆了一点,总不能仗着先生宠爱就无法无天。

        这下可好,还不知道先生会这么罚她。

        就在两人都为顾柒捏了一把汗的时候,穆南枢一把将她抱起。

        “那就回房慢慢摸,让你摸到够为止?!?br />
        什么?先生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吗?为什么这个先生和他们认识的不太一样呢。

        顾柒嘴角勾起,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她刚刚明明还在生气呢。

        “回房?谁要跟你回房,你放我下来我要回家,反正你都不想我?!?br />
        顾柒使着小性子,穆南枢不是看不出,偏偏他就喜欢顾柒这可爱小模样。

        “回房我慢慢说给你听?!?br />
        “我才不要,你今天要是不当着大家的面前说你想我,并且想得要死,我就马上打道回府?!?br />
        顾柒这是得寸进尺,明明穆南枢已经示弱。

        阿旺不由得道:“顾小姐,你也不能太过分了,这种私房话先生不好意思说,回房说不是一样?”

        “我过分?小阿旺,如果你不想明天再吃一锅麻辣鱼头,你赶紧夸夸我?!?br />
        有了上次的教训,阿旺无奈的低下自己头颅。

        和拉稀比起来,尊严的确不算什么。

        “顾小姐,我多嘴了,您美若天仙,赛过貂蝉?!?br />
        “这还差不多?!惫似馍焓执磷拍履鲜嗟男靥?,“该你了,你说?!?br />
        顾浣都被顾柒这一连串动作给吓死了,毕竟从前她没有近距离和两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

        在她心中穆南枢就是长着一张斯文外表,其实十分变态的一个男人。

        站在穆南枢三米以内她都会腿软,自家的小姐竟然会这么放肆。

        顾浣的脑中就想到了那个被抓起来要被剁掉手指的女人。

        穆南枢确实是不太好意思在人前表达他的感情,偏偏这个小丫头如此放肆,简直就跟个小妖精一样。

        “我要是不说呢?”他挑眉道。

        “那我就头发甩甩,大步走开,头也不回,让你伤心难过哭鼻子去?!?br />
        “你啊……”穆南枢无奈的叹了口气。

        “说吧,我听着?!惫似庖涣车靡獾男θ?,其实她也不确定穆南枢是不是真的会说。

        “我想你?!蹦履鲜嘈∩?。

        阿才和阿旺都懵了,这么乖乖听话的男人还是他们的先生吗?

        怎么他们觉得这一点都不像呢?是产生幻觉了吧。

        顾柒勾唇一笑,“还有想死我了呢?”

        “我想你,想死你了,这样总行了吧?”

        穆南枢突然觉得自己在山里呆那么久,又是地质探测,又是野兽蚊蝇,条件十分恶劣。

        在那样的情况的情况下他不觉得累,这一刻应付小妖精倒是挺累的。

        “不行不行,你还要说我的小可爱,我的小心肝?!?br />
        “顾柒,你不要得寸进尺?!蹦履鲜嗾獗沧佣济挥姓饷炊彻?。

        他还有手下在这呢,顾柒居然要他说这样的话。

        顾柒也冷着一张脸,“行啊,你不说是吧,就当我白来一趟,我现在就走?!?br />
        说着她拖着箱子就要离开,阿才和阿旺都懵了,这算什么回事啊。

        两人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不就是为了见彼此一面,这见面还没五分钟呢。

        不过这顾小姐还真是妖精,先生已经为她破例了好多次,她居然还不珍惜,还要先生说这样的话。

        “你站??!”穆南枢不悦道。

        “我又不是你的扫地机器人,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br />
        顾柒放下行李箱,两手叉腰,十足的泼妇骂街。

        “穆南枢,我可告诉你,昨天的我你爱理不理,今天的我要你高攀不起。

        哼,你不拿我当你的小心肝,那我就找一个拿我当小心肝的!”

        “够了!”穆南枢声音陡然拔高。

        一直以来就算泰山压顶这人都是云淡风轻的轻松模样,此刻却被顾柒逼到这个样子。

        穆南枢大吼一声,阿才阿旺心里着急,却也没有办法。

        阿旺嘴硬心软,就要劝顾柒别耍性子了,咱们先生的耐心可不太好。

        一会儿要真的将他惹急了,信不信他将她丢去喂饕餮。

        阿旺正要开口,穆南枢的声音传来:“你们都退下?!?br />
        ???他们退下?难道他是要说了?不是吧,先生,这可是你男人的尊严。

        不过两人也没办法只好离开,还顺手牵走了顾浣。

        在出门的那一瞬间,他们似乎听到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  拔业男⌒母?,我的小可爱,我想你,想死你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