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这才真是“蚍蜉撼树也”! 2019-07-21
  • 证监会去年对外公开监管信息14560条 2019-07-04
  • 重庆影视热咋变影视产业热 2019-06-27
  • 抚州市融媒体“中央厨房”建设正式启动 2019-06-27
  • 揭开巫山“山鬼”真相 石壁上的文字是不是“天书” 2019-06-24
  • 湖北治理违规提取公积金 防止用公积金炒房 2019-06-24
  • 调查:六成老人感到幸福,西藏排第一,您家的呢?  2019-06-20
  • 财政部发布五月份全国财政收支情况 2019-06-20
  • 林安梧:书院需要多元包容 读经也一样别无限上纲 2019-06-18
  • 四川医疗巡诊走进松潘为在乡优抚对象送健康 2019-06-15
  • 《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2)》(日文版)简介 2019-06-15
  • 千年不倒,豪宅碉楼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1
  • 【大阅兵历史图片集锦】 2019-06-10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6-10
  • 美俄再次上演制裁大戏 2019-06-05
  •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正文 第414章 叶沁宝,你怎么敢?!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蜜蜜宠婚,总裁老公药不停最新章节!

        裴慕馨抿了抿唇,眼眶瞬间酸了。

        厉晏川的眼神跟着漆黑,脚下的步子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他应该猜到的。

        老头儿前段时间的身体状况就不对,病情反反复复的。

        突然提起来要度假山庄陪奶奶,肯定是因为身体的情况已经恶化到控制不住的程度了。

        他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

        竟然还任由老头儿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孤独地度过最后的时光!

        厉晏川在内心不断地质问着自己,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

        林叔带着众人来到了厉老爷子的房间前面,伸手敲响了门。

        隔着门,周晓生的声音有些不太真切,道:“进来吧?!?br />
        林叔开了门,众人瞬间蜂拥而入。

        厉老爷子正躺在床上。

        不过是半个月的时间而已,厉老爷子却瘦了一大圈,像是浑身的血肉都被病魔抽走了。

        裴慕馨见状再也忍不住,捂住嘴开始掉眼泪。

        “爷爷……”厉晏川喊了一声,首先走上前去。

        厉老爷子听到声音,艰难地睁开眼睛,第一句问的就是:“沁宝呢?”

        厉晏川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跟在后面的人也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开口。

        厉老爷子再度问:“沁宝呢?”

        厉晏川不得不回答,道:“她……有事情出门了,没来得及赶回来……”

        厉老爷子听闻,眼底的光暗淡了些许,道:“这样啊……”

        “爷爷,你别失望,我已经让人通知她了,她马上就能赶过来了……”厉晏川止不住焦急地说。

        老头儿浑身上下散发着的灰败的光,让厉晏川就算不去质问周晓生,也能够明白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

        老头儿想必已经是强弩之末,无力回天了。

        “没关系?!崩骼弦用闱砍冻鲆桓鲂θ?。

        对着厉晏川动了动手指,道:“阿川,泽明,你们两个靠过来点?!?br />
        站在后面的厉泽明赶快走上前来,和厉晏川并肩站着。

        厉老爷子咳嗽了几声,才勉强地说:“你们两个,在我的面前……握手言和?!?br />
        厉晏川和厉泽明对视了一眼。

        厉晏川刚准备说什么,就被厉泽明抢了先。

        厉泽明握住了厉晏川的手,对着厉老爷子道:“爸,父子之间哪有隔夜仇,这段时间我们的所作所为,你还看不出来我们早就和解了吗?”

        曾经的厉泽明怪罪厉晏川的出生带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憎恶了这么久,在某一天却猛地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他的执念罢了。

        血浓于水,从头到尾根本就是他自己太软弱了。

        根本怪不到厉晏川的身上。

        “泽明,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不仅仅是对阿川?!崩骼弦铀底?,若有所指。

        厉泽明明白厉老爷子的意思,眸子跟着沉了沉。

        厉晏川的喉头像是哽了刺,他紧紧地回握住厉泽明的手,道:“过去的事,我也有错,是我太狭隘了?!?br />
        当初的他尚且年幼,因为父亲的不喜对父亲心生憎恶。

        伴随着年岁的增长,在他也成了丈夫,也准备着要成为一个父亲的时候。

        厉晏川才明白过来,当初的事情并不完全是厉泽明的错。

        所谓亲人,就应该是彼此包容的。

        因为再也没有除了亲人之外的任何人,会一直无条件地站在你的身后。

        “好了,安然你们过来?!崩骼弦佑纸欣磁峒宜目?,吩咐了一些事情。

        说了这么久的话,厉老爷子的状态明显变得差了不少。

        厉晏川忍不住开口打断道:“爷爷,你先休息一下吧,不急在这一时……”

        厉老爷子却摇了摇头,喊来厉翊君,道:“小翊,这么多人里面,我第一对不起的就是你……厉家欠你实在是太多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以厉家一份子的身份,健康地成长……”

        厉翊君赶快点了点头。

        眼角却划下一滴晶莹的泪。

        他自从回到厉家起,厉老爷子对他处处照拂。

        让他从未感受到过亲情的心跟着暖了起来。

        这也是他如今对工作上的事情如此尽心尽力的原因。

        或许曾经的他阴差阳错离开了这个家庭,甚至一度想着要复仇。

        此刻都被尽数软化。

        错的从来不是厉家,而是某些个别的人而已。

        在对着厉老爷子点头的这瞬间,他终于可以因为自己是厉家的一份子而自豪,而高兴不已。

        厉老爷子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完了,奄奄一息的时候还看着门口的方向,像是在期待叶沁宝的出现。

        一遍遍打了电话,却依旧提醒对方关机的厉晏川见状红了眼眶。

        他几乎快要忍不住跪在厉老爷子的面前,代替叶沁宝向厉老爷子道歉。

        “……不来了吗?”厉老爷子气若游丝地说了声。

        “爷爷……”厉晏川哑着嗓子喊了声,语调里面带上了哀求。

        也不知道是在哀求厉老爷子再等待一段时间,还是在哀求厉老爷子不要因为叶沁宝没出现而生气,而失望。

        “我累了,要休息一下……”厉老爷子说罢,终于缓缓闭上眼睛。

        所有人的心跳在此刻静止。

        厉晏川还在徒劳地给叶沁宝打电话,他红着眼眶,死死地咬着牙。

        在心里不断地催促:“叶沁宝,叶沁宝快接电话!”

        哪怕是……

        哪怕是通过电话喊一声‘爷爷’也好啊。

        在老头儿如此期待着的时候,怎么可以不接电话?

        叶沁宝,你怎么敢?!

        厉晏川不断地点击着拨号键。

        终于周晓生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道:“老爷子走了……”

        “呜……”裴慕馨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整个人如同失去了支撑一般,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裴慕骁在她的身边蹲下,伸手想要去给她擦眼泪,但是又不忍心地别过脸,狠狠地咬住了牙。

        厉安然靠在丈夫的怀里,找寻着支撑。

        厉翊君狠狠一拳捶在墙面上。

        厉泽明在床边半跪下,伸手握住了老头儿的手。

        厉晏川远远地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手上的手机还在不断地提醒着他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如同魔咒一般,让厉晏川终于忍不住,低沉地吼了一声:“啊——?。?!”

        ……

        叶沁宝出了医院,坐在车上许久,大脑还是一片空白。

        她还是难以置信自己的骨血就在刚才,在自己的面前彻底走向了死亡。

        kenes,是她除了母亲之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吧?

        叶沁宝窝在驾驶座里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冷。

        她不由得紧紧地抱住了手臂。

        此刻的她只觉得自己就像是浮萍,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

        目光落到后视镜上挂着的吊坠上,叶沁宝的眸子突然顿了顿。

        这个挂坠还是之前厉晏川和她一起去买的。

        外形是心形的,里面可以放照片。

        很土气,当时的厉晏川还十分嫌弃,最后拗不过叶沁宝,还是买了。

        回来之后,叶沁宝在这个吊坠的中央卡上了两人的照片,挂在了车子里面。

        照片是之前在厉家庄园外面拍的。

        照片里面的叶沁宝正对着镜头微笑,但是厉晏川却垂着眸子看着身边的叶沁宝,笑容间是说不出的温柔宠溺。

        看着这张照片,叶沁宝本来寒凉的心突然感受到了些许的暖意。

        或许,现在的她已经可以将厉家当成她的根了。

        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没关系,母亲始终不愿意见自己也没关系。

        现在的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家了。

        想明白后,叶沁宝赶快发动了车子想要快点赶回去。

        被骂也好,冷战也好,此刻的她只想要快点回到厉晏川的身边。

        她要缠着厉晏川,直到他原谅自己这次的不辞而别为止。

        然后从此刻开始,她将作为厉家的一份子,继续以后的生活。

        刚刚发动车子,叶沁宝就想到之前过来的时候,厉晏川曾经给自己打过电话。

        她赶快连接了充电器。

        手机刚刚开机,叶沁宝在看到未接来电的瞬间,心脏突然猛地跳动了两下。

        一百多个未接来电,全部都是来自厉晏川的……

        叶沁宝看着103这个触目惊心的数字,不知道为什么,心底蓦地升起不祥的预感。

        就在这个时候,厉晏川的电话再度打了进来。

        叶沁宝颤抖着伸出手,选择了接听,“喂……”

        “心宝,你在哪?”厉晏川的音色如常,但是却让叶沁宝心生惶恐。

        叶沁宝的嗓子有点干,她不得不清了清嗓子,道:“我……我马上回去了……”

        厉晏川问道:“……你是自己离开厉家庄园的是吗?”

        叶沁宝点点头,干巴巴地‘嗯’了一声。

        “既然自己走了,现在又回来做什么?”厉晏川像是有点疑惑地问。

        叶沁宝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回去做什么?

        她回家……还需要原因吗?

        叶沁宝沉默了许久,不知道如何回应厉晏川的话。

        还是厉晏川首先开口,道:“叶沁宝,我一直很想问你一个问题?!?br />
        叶沁宝很少听到厉晏川如此连名带姓地喊她,浑身的神经都跟着紧绷了起来。

        她不敢开口,只是屏息等待着男人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