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这才真是“蚍蜉撼树也”! 2019-07-21
  • 证监会去年对外公开监管信息14560条 2019-07-04
  • 重庆影视热咋变影视产业热 2019-06-27
  • 抚州市融媒体“中央厨房”建设正式启动 2019-06-27
  • 揭开巫山“山鬼”真相 石壁上的文字是不是“天书” 2019-06-24
  • 湖北治理违规提取公积金 防止用公积金炒房 2019-06-24
  • 调查:六成老人感到幸福,西藏排第一,您家的呢?  2019-06-20
  • 财政部发布五月份全国财政收支情况 2019-06-20
  • 林安梧:书院需要多元包容 读经也一样别无限上纲 2019-06-18
  • 四川医疗巡诊走进松潘为在乡优抚对象送健康 2019-06-15
  • 《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2)》(日文版)简介 2019-06-15
  • 千年不倒,豪宅碉楼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1
  • 【大阅兵历史图片集锦】 2019-06-10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6-10
  • 美俄再次上演制裁大戏 2019-06-05
  •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战国万人敌(鲨鱼禅师) 第五十九章 好消息

          得罪了太宰还想跑?

        子起对公子玄没有成见,但公子玄派人来姑苏办私事,却没有给他这个太宰送礼,那就大大地不妥!

        今天你公子玄办事可以靠侄子公子丑,明天别人就能找中大夫或者公子卯、公子巳,他太宰子起还要不要生活,还要不要江湖地位?

        不自量力……

        出宫的时候,宫外公子巴和嬴剑没有走远,而是在道旁等候太宰子起。

        这种态度,让子起很满意,相当的满意。

        就算阴乡有点小心思小想法,有了麋鹿有了鹿蜀,重要吗?是大吴要亡了还是太宰不当了?

        “太宰?!?br />
        道旁彬彬有礼的两人一起行礼,要多给面子就有多给面子。要知道,公子巴到底还是一国之公子,虽然是个菜鸡小国;嬴剑也曾经是一国之卿士,虽然也是个菜鸡小国。

        但不重要,重要的是身份,一国公子、一国卿士,站在道旁,老老实实恭恭敬敬地给他太宰子起行礼。

        这是什么?

        尊重。

        “两位君子还在?”

        “同来王宫,岂敢先走?太宰先请?!?br />
        嬴剑率先开口,两人说话的时候,子起还在马车上坐着,自是略微扶了一下扶手,身子向外稍微探了一点点,以示亲近。

        “老夫听说羿阳君得一白鹿,故告知于大王,两位君子可知此事?”

        “白鹿?”

        一脸奇怪的嬴剑抬头看着太宰子起。

        “哈哈哈哈……”

        忽地,子起仰头大笑,“若是不知,两位君子可回阴乡,问问李乡帅?!?br />
        “是?!?br />
        “多谢太宰告知?!?br />
        马车缓缓离开,公子巴和嬴剑面面相觑,顿时震惊不已。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现在的情况,用形势急转来形容不为过。

        这是什么状况?

        他们听到“勾陈没,玄武王”的时候,都以为自己可能要被入罪了呢。结果现在,画风都变了。

        到底什么情况?!

        “巴啊,这到底是……”

        “且慢说话,至逆旅之后再说?!?br />
        两人匆匆前往姑苏城外的逆旅,成立也是不敢呆了。这要是大王怒起来,谁知道会不会剁了他们的狗头。

        到了逆旅,公子巴才道:“羿阳君姬玄,少时得名‘玄武子’,姑苏老人,多有称其为‘玄武少君’。故‘勾陈没,玄武王’之言,着实凶险非常?!?br />
        “???!”

        听到姬巴的解释,嬴剑这才反应过来,吓得浑身一哆嗦。之前在王宫大殿之上,他们简直就是在黄泉之畔走了一遭啊。

        就这样,大王勾陈居然没把他们关起来?!

        “吴王胸襟,莫可及也?!?br />
        都说吴王老迈,但今天嬴剑不得不佩服,吴王能够威压楚越,确实是有这样的实力和气魄。

        在嬴剑的印象中,最近三代楚王,都心胸狭窄,听不得直言。稍微有点冒犯,就会被驱逐。

        吴国太宰子起的父亲,当年就是被楚王驱逐出楚国。

        “怎会如此之巧?你我二人刚一入宫,就有流言四起?”

        嬴剑相当的后怕,这吴王稍微哪怕有一点点不冷静,他们两个很有可能就要被关押起来。

        “或为子起之谋划?!?br />
        公子巴目光闪烁,他其实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自己的老板李解。和子起比起来,自己的老板简直就是个人渣。

        但是公子巴转念又想,老板哪里有那个能耐在姑苏城中散布谣言?要知道,一介野人,在姑苏城中说什么都是放屁,这是硬伤。

        也就是说,想要散布谣言,首先也得有这样的实力和资质。

        从理性出发,公子巴认为,这应该是太宰子起利用了他们两个,正好要整一下羿阳君公子玄。

        可是,姬巴表示自己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时候靠理性了?

        这他娘的就是李解干的!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但就是李解干的!

        黑着脸的公子巴寻思着自己差点小命交代在姑苏,顿时咬牙切齿,恨恨然道:“待返转阴乡,定要前往邀功!”

        “巴啊,你这是为何而怒?”

        “金风为何而起,秋叶为何而落……”姬巴感慨一声,看着老乡,“你我为阴乡而效死,难道不该多拿点吗?”

        “……”

        嬴剑觉得现在的姬巴乖乖的,一股病情得不到控制的模样。

        而此时,李乡长在阴乡忙着带人秋收。南方天气很吃不准的,必须抢收,抢收之后还要翻晒。

        期间还要烧荒,同时进行翻耕、增补底肥。

        清塘的好处,这时候就体现了出来,河泥混合沙土之后,肥力能抵两季收成。哪怕种水稻,也能有不错的产出。

        姑苏附近的稻田,都是千几百年不断开发后的产物。

        阴乡原本也有游耕,但农业技术相当底下,不仅仅是缺少农具的问题,“沙野”之人没有姑苏的指导,根本看不懂农时天候。

        再加上种子获得不易,又不懂粮食保存,往往就造成收而不可得,或者收而得之少。

        “百沙”愿意团结在以李乡长为核心的第一代领导人周围,就是因为李乡长除了能打之外,还能种地。

        当然主要还是能打,种地是次要的,之前都是“白沙村优先”,喊出“让百沙伟大起来”……反正李乡长喊不出口。

        “稻种换来了吗?”

        “云亭和芙蓉,各换来了一批种子?!?br />
        “翻晒存库吧?!?br />
        “是?!?br />
        问过叔甲和叔乙的粮食入库事宜之后,李解看着白沙村不断新增的田地和房舍,成就感相当的浓烈。

        新农村改造项目,他做工头那会儿,那是没机会伸手啊。

        现在有机会了,结果他自己就是甲方。

        “妈的……不爽?!?br />
        咂咂嘴,李乡长总觉得这样不圆满,自己是个工头啊,得承包工程。就算不承包工程,怎么地也要跟人开片啊,不然太没有存在感了。

        正感慨呢,忽然远方传来石鼓作响,这个信号,表明有紧急消息传回来。

        只有“鳄人”内部才知道这个信号,“白沙勇夫”也只是以为普通的提示。

        “首李,沙皮求见?!?br />
        “去大营?!?br />
        “是?!?br />
        大营是一个大型建筑,原先是训练“白沙勇夫”的驻地,后来逐渐改建成了阴乡的行政办公中心。

        不管是公子巴还是商无忌,都在这里有自己的专门办公室。

        阴乡乡帅的办公大厅中,李解进去之后,就看到了一个“鳄人”正站在那里等候。

        “首李!”

        “皮,可有好消息带给我?”

        “首李,这是队长的报告?!?br />
        “嗯?!?br />
        李解接过了一只竹筒,竹筒的连接处,有一块黄蜡摁了指印。

        拧开之后,抖出了其中的一张纸,李解打开一看,很是满意地点点头。

        因为这是一张地图,沙东顺利带队从东芦市以西向北探索,已经设置好了一些醒目的标志,探索出了一条全新的北上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