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这才真是“蚍蜉撼树也”! 2019-07-21
  • 证监会去年对外公开监管信息14560条 2019-07-04
  • 重庆影视热咋变影视产业热 2019-06-27
  • 抚州市融媒体“中央厨房”建设正式启动 2019-06-27
  • 揭开巫山“山鬼”真相 石壁上的文字是不是“天书” 2019-06-24
  • 湖北治理违规提取公积金 防止用公积金炒房 2019-06-24
  • 调查:六成老人感到幸福,西藏排第一,您家的呢?  2019-06-20
  • 财政部发布五月份全国财政收支情况 2019-06-20
  • 林安梧:书院需要多元包容 读经也一样别无限上纲 2019-06-18
  • 四川医疗巡诊走进松潘为在乡优抚对象送健康 2019-06-15
  • 《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2)》(日文版)简介 2019-06-15
  • 千年不倒,豪宅碉楼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1
  • 【大阅兵历史图片集锦】 2019-06-10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6-10
  • 美俄再次上演制裁大戏 2019-06-05
  •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明朝大纨绔(贪狼独坐) 第一百三十四章 肯卖力气老钱通,发达而来周一帆

          “小公爷,查清了!那为首的是周扬周一帆,他组了个秦淮诗社与那刘子仲本就过从甚密……”

        张仑安坐在桃花坞自己的小亭子里,手上端着李唐时辩机所著的《大唐西域记》品读着。

        边上赫然是方志方信之、曹凤曹鸣岐二人在下棋,苏州府千户唐泽却是在旁观。

        张仑一边看着一边叹气。

        辩机这和尚虽然跟李唐的高阳搞搞震,但人家本事还是有的。

        不能因人废言嘛!再说了,他这后来也不是被李二腰斩了么?!

        当然,这哥们纯粹就是找死型的。

        你丫一介出家人六根不净要搞搞震,这也就算了。

        好弄不弄还去撸公主,还是嫁了国朝重臣家的公主。

        你不死谁死???!这就是典型的作死。

        你以为自己叫变鸡,那杆长枪能跟变形金刚似的变身么?

        即便是能变身,难道就可以瞎搞不用死?!

        鸟大如老前辈嫪毐,那还不得被始皇帝给斩了么?!

        站在张仑面前恭恭敬敬的,却是从京师回来的钱能。

        老钱如果说从前只是畏惧于张仑的家世、帝宠和凶狠,现在就是真心愿意给他办事了。

        为何???!便是因着张仑这处事方式。

        得了王越的信儿老钱从京师紧赶慢赶的,前日便来到了桃花坞。

        张仑其时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不等他拜下认错便先将他拉进了草庐里。

        先摒退了左右,仅留下嫣然与唐伯虎两个当事人。

        然后说,钱公??!我也知道你是奉命办事,非出于本意怪不得你。

        但毕竟嫣然姑娘受了惊吓,又患了伤。这道歉一句总是应该的吧?!

        让一介南京镇守太监给个民女道歉,钱能觉着心里不太是个滋味儿。

        但还是给躬身道歉了,好好的给这嫣然姑娘作揖赔了不是。

        道歉完钱能觉着这事儿算是揭过了,然而张仑却说我家弟子也得给你道个歉。

        伯虎当时亦是着急了,未曾听钱公言语还伤人。更是扣下了个番子。

        这事儿于情于理都该跟你道个歉,说着那唐伯虎竟是真的躬身长揖到底给老钱致歉了。

        老钱当时心里就卧槽了,这读书人除了那些求上位不要脸的何曾有几个看得起他们的?!

        宦官内臣被他们诟病攻击,甚至喊打喊杀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了。

        唐伯虎这等名满应天的大名士,他若真不给自己道歉老钱还确实没办法。

        要老钱赶趟儿弄他,万一这读书人闹将起来他老钱也扛不住??!

        晕乎乎的接受了唐解元的道歉,还没缓过神来便见那小公爷的漂亮侍女妙安端着一个盘子上来了。

        揭开上面的红绸便见里面金银粿子,还有一盒子珍珠、一块红珊瑚牌子。

        在老钱目瞪口呆之下,张仑给他深深的一揖说这事儿我也有责任。

        当日着急去扶桑也没有交代清楚,伯虎又不敢擅自做主才引发这桩事情。

        说到底我也有责任,我给你老钱赔不是了。

        这五十两金子、珍珠和红珊瑚牌子,是给你老钱赔礼的。

        那五十两银子你便拿回去安抚一下下面的兄弟,莫要让人心生怨怼。

        这番话一说、这做派一来,老钱那白净脸儿刷刷刷就涨红了!

        卧槽尼玛!张小公爷这事儿做的,那叫一个敞亮??!

        咱家给嫣然姑娘道歉这算是失了身份的话,那唐解元和小公爷给咱道歉又算啥?!

        还给赔金子、银子、珍珠红珊瑚!

        老太监钱能或许不懂“尊严、尊重”这两个词汇。

        但这不妨碍他看得出来,张仑这是当他于平等待之。

        你错了要认,不管是对谁。我错了也给你认,不管你身份如何。

        太监本就是去势之人,很多时候容易走上极端。

        尤其是对于别人的眼神、态度和行为,他们特别敏感。

        老太监身边不是直接看不起他的,就是表面上阿谀奉承实则还是看不起他的。

        猛然窜出来个截然不同的张仑,老钱这心里顿时就感觉不一样了。

        得~!咱家啥也不说了,只要张小公爷不是谋反咱啥事儿都必然撑着他!

        “钱公辛苦了,回头我让妙安姐姐给您送些许缠头给下面的弟兄……”

        张仑放下了书本,笑吟吟的站起来。

        走到了钱能身边轻声道:“您这会儿,只是那些缠头没啥意思了……”

        说着,便把夷州那边有金矿、紫檀、珍珠……等等些事儿给再说了一遍。

        最后言道,钱公??!回头我考完了回京,便与陛下商量此事。

        到时候跟户部谈妥了,便举荐你作为陛下内库的代表过去挖矿。

        让兄弟们留点儿神,这些个贡生们别打死、打残。

        回头夷州要挖矿的话都需人手,若是压迫土著容易闹事。

        但这些贡生到会儿全部打成罪囚,举家押往夷州给帮忙开矿的话……

        钱能一听顿时心中一片卧槽,直道小公爷高明??!

        说完赶紧拱手多谢小公爷提携指点,然后匆匆下去吩咐番子们万万不可打死打残了。

        我老钱将来还得靠这些个贡生们给我挖矿呢!

        到时候数月半年给陛下送一趟金子、檀木、珍珠……想想老钱都觉着自己要发达。

        周扬周一帆也觉着自己要发达了!

        看着浩浩荡荡百余儒生奔向那桃花坞,顿时周一帆有着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大丈夫生当如是之感!

        国朝百三十年如此声势恐怕空前罢!

        思及自己便是此事的推动人,顿时那鸡血是biu~biu~biu~的打。

        想到自己身后站的那可是南京御史,回头自己先砸了这麒麟儿、唐伯虎的桃花坞。

        那声名……

        “诸君!国朝养士百三十年,为国除奸便在今日!”

        周一帆眼珠子都红了,昂首而立振臂一呼:“天下士子、万民,皆看着我等!”

        “今日,我们必为国朝除那奸佞!”

        “拔除奸佞??!”一群儒生们振臂高呼,顺便摸了摸周一帆派下的银子。

        一人五两啊,这算下可不少了。

        据说还能结好南京御史刘子仲大人,到时候再由他举荐为官岂非快哉!

        吾等名教子弟、读书种子,上百人浩浩荡荡还需怕他英国公府么!

        虽是路长但行走间却也很快的抵达了桃花坞前,看着这桃花坞一众儒生们顿时嫉火中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