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安梧:书院需要多元包容 读经也一样别无限上纲 2019-06-18
  • 四川医疗巡诊走进松潘为在乡优抚对象送健康 2019-06-15
  • 《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2)》(日文版)简介 2019-06-15
  • 千年不倒,豪宅碉楼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1
  • 【大阅兵历史图片集锦】 2019-06-10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6-10
  • 美俄再次上演制裁大戏 2019-06-05
  • 机构预测俄罗斯今年粮食出口量居世界第二 2019-05-29
  • 王安忆:女人爱男人,往往只是为实现自己爱情的理想 2019-05-29
  • 为了守护净土 1102位羌塘牧民千里迢迢南迁至拉萨 2019-05-27
  • 警惕!中国人死亡的第一元凶不是癌症,而是它! 2019-05-21
  • 宝马中国创新日暨上海研发中心揭幕 专注于高新技术 2019-05-20
  • 圆茄子炒炖,长茄子蒸拌 2019-05-20
  • 荷你有约!九江武宁澧溪镇数百亩荷花竞相绽放(组图) 2019-05-17
  • RED EARTH红地球展现自我丝绒唇膏全新发布 2019-05-17
  •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七百零九章 恶奴

          苏宜晴冷眼看着这孙嬷嬷低着头,眼珠子却在不停地转,便知道这婆子是个心眼活泛之人,这种人聪明有余,稳重却不足,遇事喜欢慌乱,难怪能让一个腿受伤的孩子跑那么远却一无所知。

        孩子住的院子里她的院子很远,若是一开始很快发现,不会到现在才找来的,而且也不知道孩子先前在花丛里呆了多久。

        这婆子的失职真是难以宽恕。

        再看孩子身子发抖的样子,显然是怕这个孙嬷嬷的,恶奴欺主更加难以饶恕,只是现在当着孩子的面却不宜处置,免得吓坏孩子。

        沉吟了一下,苏宜晴道:“你先下去吧,孩子呆在我这里?!?br />
        “??!”孙嬷嬷一下子愣住了,原以为王妃要厉声处罚,她已经做好了求情的准备,想了一堆说辞,结果王妃就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连责备都没有,就让她下去,她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事就那么轻易过去,越是这样,表示后边的处?;嵩街?。

        孙嬷嬷冷汗冒了下来,想要求饶,可主子并没有说具体处罚的时候,下人也是不可以随意求饶的,否则就是在指责主子为人不宽厚,她只能道:“禀王妃,小王爷前些日子跌伤了腿,大夫吩咐要静养,还是不要让小王爷打搅到王妃为好?!?br />
        “打搅?!彼找饲缧ψ诺?,“孙嬷嬷可有儿女?”

        孙嬷嬷心里一咯噔,这个问题明显有陷阱,但她却不得不回答,只能道:“奴婢早年生有一女,已经远嫁?!?br />
        苏宜晴笑容更甚,“既然同为人母,孙嬷嬷就该知道,孩子对一个做母亲的来说永远都不是打搅,前些日子我身子不适,不能好好照料孩子,现在我身子好多了,就由我亲自照料一下自己的孩子,想来孙嬷嬷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这番话完全不是主子对下人的语气,而且王妃亲自照顾小王爷也不太合规矩,但孙嬷嬷哪里敢把自己跟王妃摆在平等的位置上跟王妃争辩,情急之下,她只能搬出王爷道:“王妃慈爱,对小王爷怜爱有加,是小王爷的福气,只是王爷吩咐了……”

        “孙嬷嬷……”苏宜晴打断了孙嬷嬷的话,“我知道有些下人照顾主子时间久了,就会当主子是亲人,但我要提醒你,这孩子是我的儿子,作为母亲疼爱自己的儿子,用你一个下人来评论是不是福气?我看你大概也是太过疼爱小王爷才说这样的话,今日我就不与你计较,王爷那边我会亲自去说,你下去吧?!?br />
        “可是……”孙嬷嬷还想要说什么,一旁的绿藤早已判断清楚形式,领着几个小丫鬟半搀半拖的将孙嬷嬷给带了下去。

        苏宜晴在让人请了大夫来给孩子重新瞧了腿伤。

        孩子伤得确实并不是很严重,大夫说好好养一段时日便能好,同时大夫也提醒,小孩子骨骼柔弱,虽是小伤却也不可掉以轻心,若是再伤着,小伤就有可能成为大病,到时候就难办了。

        大夫走了之后,苏宜晴又吩咐厨房做了一些小孩子平日喜欢吃的点心送上来。

        连玉会开始还狠拘束,是苏宜晴一再温声劝他吃,他才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块桂花糖糕,一小块一小块的吃了起来,动作很是文雅。

        苏宜晴不禁怔了一下,桌上那么多点心,这孩子偏偏选了她也喜欢的桂花糖糕,是巧合么?再看连玉会的神情,并没有流露出一般小孩子吃到喜欢吃的甜食的时候那种嘴馋的样子。

        看来这孩子平日里不缺吃的,毕竟是王府如今唯一的继承人,想来那些下人再怎么照顾不周,也不至于胆大包天克扣一个小孩子的吃食。

        连玉会吃完一块之后就没在吃了,黑葡萄一样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苏宜晴看。

        苏宜晴笑了笑,又拿起一块梨花云片糕,递到这孩子手上,温和道:“再吃块云片糕?!?br />
        连玉会双手接过来,却没有放进嘴里。

        苏宜晴问道:“不喜欢吃这个么?没关系,你喜欢吃什么就拿你喜欢吃的好了?!?br />
        连玉会腼腆的笑了一下,露出两颗小虎牙道:“母妃,我吃够了,嬷嬷说饭要多吃点,才能长得高,点心就不能多吃,吃多了牙齿就会快坏掉,不好看了……母妃就会不喜欢?!?br />
        听到后半句,苏宜晴脸微微沉了下来,教育小孩子不能贪吃的话是没错,但为什么要加上那最后一句,说是她会不喜欢,有哪一个做母亲的会嫌弃自己孩子?还是在容貌上嫌弃,这些下人平日里是怎么教孩子的,难道不知道这会造成小孩子的心理阴影么?

        想到这里,苏宜晴干脆问道:“平日里,嬷嬷们都是怎么教你的,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连玉会微微低下头,拧着小手指半天没说话。

        苏宜晴更觉得可疑,不过为了避免吓到小孩子,还是用和蔼的语气道:“怎么?对母妃也不可以说实话么?难道嬷嬷没教你,在母妃和父王面前要说实话么?小孩子可不能说谎?!?br />
        “我没有说谎……”连玉会抬起头飞快的瞥了苏宜晴一眼,然后又低下,用蚊子细小的声音道:“嬷嬷说要乖,要听话,父王和母妃才会喜欢,还有……还有,不可以吵闹乱跑,没有人喜欢调皮的孩子,母妃尤其不喜欢吵闹?!?br />
        这些话倒也不能说错,苏宜晴微微一笑,尽量温柔的说道,“嬷嬷们其实是怕你闯祸,但有时候事情也不能一概而论……我是说有时候要看情绪的,你是个男孩子,男孩子就要有男孩子的样子,太过文静像个小姑娘也不好?!?br />
        “那要怎么样?”连玉会似乎有些糊涂,睁着大眼睛又问,“母妃喜欢什么样的小孩子?”

        “我……”苏宜晴怔了一下,自己的亲生儿子的话,什么样她都喜欢,但这话不能说出来,想了想道,“我喜欢真诚的孩子,比如,要想吃桂花糖糕就说想吃,不会因为要讨好别人而说不喜欢吃的假话,其实不止是我,任何人都不会喜欢虚伪的人,想想自己,你会喜欢骗你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