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克强:扩大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范围 2018-12-12
  • 浙江下发《关于做好重要网站网民留言办理工作的意见》 制度化办理网友留言 2018-12-12
  • 市委宣传部纪检组为扶贫提供坚强纪律保障 2018-11-27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伪高工不仅智力低下,知识也很匮乏也!连啥叫计划经济都没搞懂! 2018-11-27
  • 总网A区--四川频道--人民网 2018-11-19
  • 创新人才推进计划实施方案 2018-11-19
  • 霍金骨灰安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 与牛顿达尔文为邻 2018-11-17
  •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老家小叔

          似有感慨,又好像有点叹息,一时让杂五摸不着头脑,不过却也没有瞎想,自家少爷和李落那可是知交莫逆,情同手足,反正平日里章泽柳一直是这么说的,杂五也是这么一直听的,就看李落会在入夜之后孤身前来,想来一定不会差的。

        “王爷,那小的陪你去府里见我家公子?”

        李落沉默数息,和声说道:“好,倒要当面贺喜,你带路吧,莫要惊动旁人?!?br />
        “小的明白,王爷放心吧?!痹游宀淮?,李落如此模样,定然是不愿让别人看见。

        杂五小心翼翼的带着路,城东这一带杂五闭着眼睛都能找到道,有心避开路人的耳目倒也不难,捡了些僻静的小巷子,七绕八绕就到了自家府门前。

        杂五没去正门,径直带着李落去了后门。到了跟前,守门的下人见着杂五,笑嘻嘻的吆喝道:“杂五,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被你那婆娘赶出来了?!?br />
        “放你娘……胡说八道!”杂五刚想破口大骂,猛然醒觉背后还跟着一尊真神,连忙改了口,故作镇定的摆摆手道,“她敢!”

        下人嘘了一声,取笑了几句,看到杂五身后的李落,诧异问道:“这位是?”

        杂五含糊说了几句,只道是自己老家小叔,来卓城走动,到府里坐坐。

        守门的下人面有难色,道:“杂五,你可别什么人都往府里带……”

        “放屁,狗眼看人低,我家小叔那可是饱读诗书的才子,和你那些狐朋狗友没得比?!痹游迳抡獾姑勾叩乃党鍪裁匆幕袄?,连忙呵斥道。

        “唉,你急什么,这不府里这些天事多嘛,可别惹出什么乱子,要是扰了夫人清静,到时候你我都没好果子吃?!?br />
        “行了行了,废话真多,这些事我还能不知道,要你提醒?!痹游逡坏裳?,派头十足的喝道。

        下人终究没敢太过阻拦,毕竟杂五是章泽柳的亲信侍从,随即说道:“进去也行,不过你得记着和总管说一声,免得被人看见了不好?!?br />
        “啰嗦,我知道分寸?!痹游逅α怂κ?,谄媚着躬身向李落说道,“小叔,咱走吧?!?br />
        李落摸了摸鼻子,哑然失笑,没想到几句话的工夫就多了这么个侄子。这杂五果然机灵,想当年章泽柳在冢宰老爷子眼皮子底下花天酒地,没少让杂五干通风报信的勾当,要不然也不能被章泽柳当成心腹。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府门,守门的下人啧啧称奇,杂五平时吆五喝六的,没想到除了自家主子夫人外,还有人能让杂五这么低声下气的。不过要是知道了这个杂五口称小叔的年轻男子是大甘九殿下,恐怕非得吓晕过去不可。

        进了院子,果然处处都有喜气,所遇府中下人脸上都带着明朗的欢笑,融融恰恰。

        章泽柳的宅子可比弃名楼要大上不少,杂五领着路,一双眼睛滴溜溜四下打量,专挑没人的地方走,让身后的李落甚是无语,任谁看都有些鬼鬼祟祟的模样。

        “你怎么改名字了?”

        杂五尴尬的挠了挠头,讪讪一笑。

        李落恍然,笑道:“你家公子又输钱了?!?br />
        杂五一竖大拇指,夸张的赞道:“王爷真是神了,这都猜得出来,小的这名字改了都有好几年了?!?br />
        李落忍俊不禁,苦笑摇头,日后有的让杨柳烟操心的事。

        “你方才出府是去找人?”

        “嘿嘿,不瞒王爷说,小的这不是有个相好嘛,原想去看看她来着,路上刚巧碰到王爷了?!?br />
        “这么说是我耽搁了你花前月下的好事?!?br />
        “王爷别取笑小的了,小的哪有什么花前月下,这不今个公子高兴,赏了几钱银子,小的寻思着买点讨人家姑娘欢心的玩意……”杂五说着,使劲拍了拍胸口,压低声音道,“不过都是小事,哪天都能去,遇见王爷这才是大事。小的还说怎么今早起来左眼皮一直跳,果然出门就遇上贵人了。刚才都是小的瞎说,王爷可千万别往心里去?!?br />
        李落哈哈一笑,杂五谀媚了半天,这才说到正题上,冒充皇族中人可是要掉脑袋的。杂五猜着李落不会怪罪自己,不过话还是得说在前面的好。

        李落笑道:“不妨事,说起来还是我占了你的便宜?!?br />
        “嘿嘿,那是小的祖上积德,王爷宅心仁厚,小的才敢这么放肆?!?br />
        杂五的马屁越拍越离谱,李落摇了摇头,连忙止住杂五滔滔不绝的奉承言辞,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了章泽柳别的学不着,这溜须拍马的工夫已然有炉火纯青之势。

        “这么大的喜事,你家公子才赏几钱银子,可真够小气的?!?br />
        “王爷是不知道,现在少爷花钱省多了,不像以前那么大手大脚,夫人看得紧,少爷想花都不敢花。再说了,现在冢宰府不比以前,老爷子在巡检司当官,要是少爷再出去挥金如土,让别人看见了怎么说?就算有金山银山,不也得细水长流不是?!?br />
        李落惊讶的看着杂五,没想到杂五看的倒是通透。杂五嘿嘿一乐,脸不红心不跳的厚着脸皮说道:“这是夫人教训少爷的时候小的听见的,嘿嘿?!?br />
        李落莞尔,想到章泽柳苦着脸挨训的模样就心里发笑,一物降一物,章泽柳这回是真的遇见克星了,章荣政多半做梦都能笑醒。

        说话间,两人到了后院,杂五一打听,章泽柳不在万灵院,而是在书房。杂五随即带着李落去往书房,府中下人好奇的看了李落几眼,天色有些暗,没认出李落来,而且还有杂五带路,也就都没有多问,各自忙碌。

        李落看罢眉头微微一皱,这里的守备有些太过松散,记得章荣政提过一句,章泽柳命人把万灵院和冢宰府隔了开来,算是依着冢宰府自立门户,还是嫌冢宰府人太多,扰了杨柳烟的清静。一墙之隔,冢宰府戒备森严,而这万灵院就稀松平常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