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克强:扩大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范围 2018-12-12
  • 浙江下发《关于做好重要网站网民留言办理工作的意见》 制度化办理网友留言 2018-12-12
  • 市委宣传部纪检组为扶贫提供坚强纪律保障 2018-11-27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伪高工不仅智力低下,知识也很匮乏也!连啥叫计划经济都没搞懂! 2018-11-27
  • 总网A区--四川频道--人民网 2018-11-19
  • 创新人才推进计划实施方案 2018-11-19
  • 霍金骨灰安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 与牛顿达尔文为邻 2018-11-17
  •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33节都得闹心,中

          西夏国,拥有塞上江南美誉的河西千里之地,沿黄河,宜耕宜牧,无疑是贫瘠的大西北最诱人的一块宝地,但凡地理学得好点的都知道:黄河百害,唯利一套嘛。如今,曾经凶悍强盛到,连极象曾经的北极熊国一样强横霸道的辽国也不敢轻易招惹的西夏小霸不存在了,骁勇野蛮的党顶人也一个不存在了,这片猛然空出来的风水宝地白地那就是一个坑,大坑。

        这坑是赵岳特意挖的,但谁掉掉坑里了可怨不得赵岳。

        那全都是他们自愿的,要怪只怪他自己抑制不住贪婪.......

        无数事例早已说明,白得的金山,它意味着的往往不是幸运,而恰恰相反,不要自以为是而高兴的太早。

        但每当诱惑足够大时,总会引发前赴后继的奋勇跳坑。

        后世的各种金融花样诈骗大案总能大轻易得手,就是这么来的,自动积极跳坑的不止是寻常百姓,还有政府.......

        辽皇耶律延禧,这位北朝皇帝,在历史上和南朝的道君皇帝赵佶奋力比较谁当皇帝更荒唐更混蛋,谁更能作死,这回他又聪明机灵英明伟大了一回,脑瓜子一转就有了逃避劫后灾难的绝妙好主意,欣欣然带着上百万部众跳坑里了。

        但主动跳坑的,他不是第一个。

        有比他行动更早更狂喜更积极的。

        首先是,幸运避开了海盗北军西征时沿途抢掠的一些大大小小杂胡部落。

        这些杂胡被强大的契丹人逼得不得不离开牧草丰美的蒙古草原而游牧在更西北的苦寒贫瘠之地,在经历了海盗军的猛烈惊吓后无不摸着胸口长长松口气,连叹:太可怕了,怎么会魔鬼一样这么凶强不可敌呢?真是侥幸......却转眼更幸运地猛然看到了机会,赶紧带部族跑去抢占空出来的西夏故土......一为南下东下好越过很快就会到来的可怕西北严冬。

        大西北荒漠的严冬太可怕了,谁经历了谁会害怕。

        杂胡部落的老爷们即使有厚实巨大的帐篷住,有华贵保暖的皮裘......又不用冒寒冬酷暑干活,却也畏惧这种大自然的凶威,每年冬天总会熬不过酷寒和不便而死上一些,那真正是熬冬,能熬过去是命大,熬不过去只怪自己命歹......而西夏国却彻底没了,一下子空出了太多无主的城池房屋草场可居住熬冬——西夏国是半耕半牧的国家,很多地方象汉人一样建有固定的村镇。这如何能不狂奔着去抢占了舒舒服服抗白魔过冬天?

        二来,自然是想占据更肥沃的土地更好的牧场为部落打下繁衍生息的更好更便利根基。

        他们也不想一直这么弱小困苦下去啊,在契丹人的辽国太久压榨和变相减丁屠杀下,他们也极度渴望强大起来当家作主,象契丹人那样成为草原的霸主。而这一切的梦想的首要前提就是人口。只有能繁衍和活下更多的人口才能有征服实力......

        他们也有抢先迁移去的最有利的地里距离上的便利。

        至于契丹人会不会也迁来趁机霸占这片无主宝地,这似乎不用太担心。

        辽国如今要对抗突然崛起的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神奇女真,对南边,还要防范同样是大国的宋国,全部实力紧抱一起守住粮食产地燕云和放牧的蒙古草原......还怕实力不够强大呢,哪会敢分实力占了西夏故土把自己弄得更虚弱和用兵不便......

        遥远的距离限制和这时代通讯信息的原始落后,他们还不清楚辽国和宋国此次遭受的海盗之害到底损失如何惨烈,不知道辽国已经穷得几乎没有牛羊战马了正急眼疯了一样极需要劫掠西边的杂胡来补充.....否则还如何维持游牧生活......

        辽国这次是真遇到了亡国灭种之危。

        海盗仁慈地给了辽国不少大米当食物,没了牲畜可食,短时间内也是饿不死的,何况燕云之地本身也产粮食,随着海盗连年不断把辽国的汉人劫走,没了种地的,逼得契丹人如今也有了太多会种地的,辽国不是不游牧就彻底生存不下去,但是,种地也得首先有足够的种粮啊,大米这玩艺好吃,可却不是辽国能种植的庄稼,吃光了就没了,单靠燕云之地收获的粮食做种子可不够,这还多亏了沧赵家族弄来东方的玉米土豆等是高产好种植也适合辽国的作物。

        这也是辽国派遣使者凶强逼迫宋国必须赔偿吓死人的天量粮食作违约惩罚的根本原因。

        他们需要食物补充口粮,更极需要种粮。这只能从宋国弄。

        辽东渤海人是多民族混血的杂种,也是耕种能手,本是辽国的奴隶族群,为契丹人种地放牧冶金.......可惜也造反独立了,辽国失去了辽东大片适合耕种的土地以及奴隶,渤海有的粮食在这个关头也必然先被金国敲诈去了,金国现在和辽国在牲畜和食物上一样困难。就算去抢渤海也没什么大可抢的,杀光了抢光了渤海穷光蛋也远远满足不了辽国需求。

        况且,辽国也实在精疲力尽打不动了,根本没能力去招惹渤海人。渤海小国人口也不算少,并且为?;そ鍪O碌某允郴蠲厝患毖刍崞疵?,背后还有恨极了辽国正疯狂想报复的女真撑腰......

        当然,辽国向宋国又是勒索天量的粮食,又是勒索大量领土,这就是强盗习性的必然的贪婪和趁火打劫了。

        而且他们摸准了必能吓唬得宋国这帮懦弱苟且惯了的统治者老实低头答应。

        而抢先迁到西夏故土的西北杂胡的感觉是,退一步说,就算契丹人来了也不用太害怕吧?

        他们这些杂胡部落本就是辽国的部属,没有背叛辽国,至少眼下没有公然背叛,就远远躲一边盼着契丹人和女真人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他们的机会就来了呢,怎么说也是辽国的子民,不是敌人,辽军不会把他们当敌人清理了。

        大不了再退开,象从前一样把好地方让给契丹人,而西夏国说小,实际领土却也很大,这么大块的空白地总会有地方容自己的部落落脚不是.......

        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

        他们没想到的是,契丹人真会来大杀大抢,而先来的却是他们这些弱小的杂胡部落同样要畏惧的回鹘汗国——西州回鹘,史上也称其为西州龟兹。

        第二个主动跳坑里的正是龟兹王。

        回鹘国向辽国纳贡,但和西夏有誓不两立的领土纷争,党项人强占了回鹘人的传统领地宝地河西走廊,杀了太多回鹘人,抢了太多回鹘人的财产,这仇大了去了,所以更愚昧落后的回鹘人视西夏为死敌,但现在突然这个总恨其不死的死敌突然终于死了,而且是彻底没了,这让回鹘国如何不欣喜若狂?

        成了无主空白的河西走廊宝地又如何能不急于收回来重新拥有了?

        于是龟兹王就亢奋地赶紧动手了。

        他和手下的贵族们看准了海盗这是要席卷干净西夏国的一切人口财富一直东去离去并不会滞留霸占这,在狂喜中各方空前积极齐心主动拼凑起了一只精锐军,有一万人,全是骑兵,配备了本国能有的最优良的战马,而且是一人双马,带足了路上所需的食物和进军装备,由龟兹王最能干也最信任的大将统领着,就远远跟着飞快洗地的海盗军步步东进,一路平安无事,忙着抢掠和东去的的海盗军没发现他们在跟踪,他们也进一步确定了海盗不会霸占这,传信回去,龟兹王和手下贵族心完全放下了,更是狂喜,立即领着部落起行东迁,准备抢占了河西走廊这块最丰美的故土宝地。宏伟的西夏皇宫自然是得霸占了好好享用的,在死敌西夏国之主的神圣之地当快乐的新主人,非如此不能解恨不能充分体味那份痛快.......

        盯梢的一万回鹘骑兵一直跟到了西夏国东部,眼看海盗就要离开西夏国土范围了,终于彻底放心了。

        这天,他们潜入了一处山谷落脚,一方面不能跟得太紧,要避开海盗视线,可别在最后关头让海盗发现了自己,另一方面自然是利用这处山谷遮挡日益严寒起来的西北风暴,可以在这美滋滋度过一个夜晚,安全放心地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就等着接收海盗留下的丰硕果实就好了。结果却突然出了意外......

        就在他们悠然开始扎营之时,山谷四周却伏兵四起,不知有多少他们已经多少熟悉了的可怕海盗出现在视野中,无数弓弩居高临下对准了他们,而且是回鹘军最怕的西夏军那种射程极远的神臂弩不知有多少,更可怕的是海盗牢牢挡住了他们骑马冲杀飞逃的去路。神秘的海盗有魔鬼妖术,回鹘兵若想从谷口冲出去就会有可怕的爆炸降临,手榴弹、原始黑火药制作的却威力照样吓死个人的炸药包,惊天动地的爆炸响声、冲天的火焰黑烟、炸倒炸毁到天上飞舞的粗大树木、雨点般飞溅的能把石头砸个坑的要命泥石......别说愚昧的回鹘野人吓得要死,根本不敢硬冲过去,就是两万匹训练有素的优良战马野性发作了,惊着了乱窜狂奔也照样不敢靠近山谷出口。

        可怜的,人、】马都在山谷中震耳欲聋的爆炸回响中乱作一团......

        在被射死一些人,却再擅射再勇猛也对弓力根本达不到的山上对手形成冲击力,毫无办法可想后,回鹘统军大将绝望了,放弃了突围,倒也忠勇,想自杀勋国,却意外听到海盗操着纯熟的回鹘话告诉他们:投降不杀。并且保证不会也席卷他们当俘虏去海盗国,保证老实配合就会放他们能安全自由离开......那还有什么可犹豫的,于是全部束手就擒。

        回骶国的人口等实力并不比党项人差,但就是打不过党项人,一直被西夏国欺负得死死的,说到根子上就是虽然更愚昧野蛮却也更自私怕死一盘散沙。此时面对更可怕的根本不知该怎么对付的海盗,自然也就如此温顺听话了。

        海盗果然言而有信。

        在这一万回鹘精锐的惊恐不安等待命运裁决中,海盗没再凶残杀人,只收走了他们的全部战马和铁多的武器以及皮裘等看上的好东西,没要他们的帐篷弓箭骑枪等等其它东西,还特意好心地留下了些食物,很快就离去了,留下一山谷的回鹘勇士怀着心悸和庆幸在寒风中凌乱.......

        后面赶来的龟兹王和众贵族们领部众一路开心地抢掠沿途遇到的同样紧急迁来想占地的杂胡部落,把这些痴心妄想的杂胡狠狠宰了一刀,金银财宝、牲畜、女人.......收获着实不算小,看到一万勇士前驱的狼狈后大吃一惊,但随即又心安了甚至大喜,损失的战马和武器太令人心痛,那可是本国最好的.......但相对比的,一万最精锐的勇士能保下来,这就很好很好了,也没就此打击放弃继续东进霸占西夏领土。因为已经确认海盗真已经走了,彻底走了,不会再有危险.......

        轻松入住霸占了西夏都城,回鹘老爷们住上了西夏君王和官僚的豪宅,再不用忧虑严冬了,而且有太多其它好处,原本还担忧的大宋西军原来也叫海盗整废了,唯一的,东边这个强敌也没了,这下可彻底放心了,都乐坏了.......

        回鹘民也乐坏了......

        但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日子却没过几天,辽国人特么的居然也想大举迁来而突然打来了。

        此时的辽军在征战女真和到草原抢掠杂胡的漫长过程中,早已疲累透顶,又抢掠草原那些穷鬼没抢到多少战马,仍然缺少游牧族军队最依仗的东西,哪还有能力再战回鹘这样的不弱大敌。真正是穿不透薄缟的强弩之末了。

        好在,辽民也是能打几下的,很多都是海盗抢劫造成的光棍,无牵无挂,为了新生存地,在严冬已经开始降临发威的残酷现实面前也急眼了,接过了军队的武器,空前绝后地奋勇扑向回鹘人。

        而回鹘这面光顾着高兴舒服享用西夏人辛苦创建的果实了,没预料和防范辽皇居然会领着部落迁来,部落和人口很自然地分散居住的东一村西一伙的开心享受着党项国人的房屋.......,仓促间哪能形成合力,迎战辽国,抵抗侵略的力量太少太薄弱......普通辽民充当的军队战斗力不行,却也照样能凭着人多势众和急眼拼命势如破竹杀抢而来,获得了不少牲畜和马匹......总算欣喜看到了重新成为大游牧民族的希望,也就越发杀得奋勇,进击的疯狂积极。

        只是对辽皇耶律延禧来说,这所谓的喜事却是闹心了。

        回鹘啊,原本以强大的辽国根本不稀得瞧在眼里,回鹘野人只有老实屈膝纳贡的份,可现在不同了啊,没料到会抢先占了这,这就成了对手甚至死敌了,原本盘算和想像好的安全悠然好日子怕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