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克强:扩大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范围 2018-12-12
  • 浙江下发《关于做好重要网站网民留言办理工作的意见》 制度化办理网友留言 2018-12-12
  • 市委宣传部纪检组为扶贫提供坚强纪律保障 2018-11-27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伪高工不仅智力低下,知识也很匮乏也!连啥叫计划经济都没搞懂! 2018-11-27
  • 总网A区--四川频道--人民网 2018-11-19
  • 创新人才推进计划实施方案 2018-11-19
  • 霍金骨灰安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 与牛顿达尔文为邻 2018-11-17
  •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0826章 幽宫秘牢

          鬼幽之宫无比巨大,自成的空间也是无边无际。

        宫殿之中有如天道迷宫一般,重重叠叠的空间都不知有多少层,但一眼望去却是迷朦的一片。

        开启了混沌之眼的方堃,却是能透视层层迷障,看到藏在迷朦之后的真如本相,是一条条深邃幽暗的‘道’,每一条道中都渗透出浸骨蚀髓的阴森之气。

        似乎每一条‘道’都是通往死亡的路。

        比如元央与方堃一起,她所看到的就是一片灰朦朦的迷雾,只能感觉这空间的巨大和阴森,但根本‘看’不到迷雾中隐藏的幽邃之‘道’,不过她融合了混沌三大生灵本源,对预知危险还是非常敏锐的,虚空中渗漏出来的阴森之气叫她感觉到如果乱闯可能陷身万劫不复。

        无数如蜂洞的道不知有多少亿多,几乎遍布整个空间之中,随便朝任何一个方向去,都要选一条‘道’。

        密密麻麻的孔道如同针眼一样,如果神念之力不够通神,根本无法探知道中藏着多大的凶险。

        以方堃的神念修为,可以渗透进全部的孔道,并无限的深入进去,即便是方堃的神念有‘时间秘力’保驾护航着,也会受到深远空间的消磨,亿万缕神念同时消耗,他也有点吃不消呢。

        所以在一瞬感知之后,方堃立即就选了一个方向投逸进去,微瞬间就钻进了密密孔道之一中去。

        在这里,元央完全如同睁眼瞎,她都不知该往去,甚至她认为方堃也如没头的苍蝇在乱撞吧。

        其实方堃想去找的就是冥魔们说的‘鬼幽皇精’和混沌古气天脉,大约这鬼幽之宫中最值钱的就是它们。

        当然,混沌古气天脉是不是在鬼幽之宫中还不好说,极有可能在鬼幽之宫的镇压之下才对。

        要想挪开这鬼幽之宫,怕是谁也没有这个能力,造化者也办不到,除非能把这件绝品修复完整,使它的法则完善,就有可被催动,那时才可以‘收放自如’吧?

        ---

        孔道中的空间也不是所谓的‘孔’,是非常宏大的一条道,至少在万里内可视的距离中它形成了道的空间。

        在阴森幽寒的气息中,另有一股极难察觉的微弱混沌气息,而这微弱的混沌气息无比精纯、磅礴、浩大!

        方堃能感觉到这种混沌气息有别于自己曾经熟悉的混沌气息,它要别以往那些混沌元息浓郁不知多少万倍。

        “混沌古气天脉应该就在这个空间之中,虽然被冥魔们布下的法阵刻意遮蔽封锁,但这古脉气息太过强大,仍能渗透出来一丝丝……”

        方堃对元央道。

        “什么?你、你能感应的到?”

        “那是!”

        “……”

        元央张了张嘴,对方堃不服是不行了。

        虽说方堃的境界还没有她的高,但是方堃的手段和实力却让她有望尘不及的感叹原来强者可以这么强?

        越境不说,还要实力超越,这样的强者,元央平生仅见啊,在她漫长的生命之中,除了方堃还没见第二个如此强大的存在,她也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无比庆幸。

        真的是太幸运了,不然怎么能撞上‘方堃’这大运?

        只是方堃为她塑体炼体重造生命就征服了她。

        她所谓的那一劫已经安然渡过,此后修行必为坦途。

        “而且,这条孔道方向好象有‘人’呢?!?br />
        “人?你确定不是冥魔?”

        “当然,我这个还是能分辩清的嘛?!?br />
        方堃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人和冥魔也分不清,那他的‘能力’就等于废了。

        元央道:“就我所知,能在九幽冥渊中存活下来的人类修士是几乎没有的,之前进来过的,基本都……”

        说到这里她耸了下肩头,表示没一个活着的。

        “你又没有深入过里面,怎知没有活着的呢?”

        “亿万年之后没有再出去的,不是和死也一样了?”

        “那也未必,说不定要人家在这里靠混沌古气天脉的气息温养,甚至修为还能突破更高境界呢?!?br />
        “这怎么可能?”

        元央是不信的,“混沌古脉天气可不是随便就能吸收融合的,造化者也不敢直接吸收古脉天气精粹之元,因为有爆体之虞,更别说是混沌秘修者,那和找死也差不多吧?即便有法器中和消磨混沌古脉天气的暴烈,那仍然不是混沌秘修能扛得住的,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古脉能化为‘宝液’,才有吸收可能,好象仍要炼制成丹品,必然中合其它的奇珍材料才可以,当然具体情况我也是不知的,都是我师尊曾经说过的……”

        “是这样???”

        方堃也对混沌古脉不了解,头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不过这叫他对混沌古脉有了另一个认识标准。

        “这空间真的有人,那也是奇迹了,可是,冥魔大帝是造化之境,他怎么会察觉不到这里有人族修士呢?”

        “也是啊,难道这里的人族修士是被冥魔囚的?”

        “在哪里?我们去看看……”

        “好……”

        ---

        在幽深无尽的阴森寒窟之中,一个蛋形气罩飘浮在其中,在蛋形气罩之中是两名堆在银发中的人族女修士。

        她们银丝如雪头发已经成‘堆’,在雪堆中只有两颗螓首,看上去甚为怪异的场面,但由此推知,她们在这里都不知呆了多少亿亿年了。

        “师姐,这些年来,我们虽有不小的收获,但是想凭我们的力量闯出九幽冥渊是没有可能的……”

        “是的,冥魔大帝是造化境,根本不是我们能对抗得了的,就算比现在再强十倍或几十倍,也没有可能?!?br />
        “我们逃不脱它的毒手,还要被那可恶大帝活抓关在这里,替它孕育什么‘皇精’,这东西是做什么的?”

        “唉,谁知道啊,但是我感觉这皇精非常之不凡,但偏偏不是我们能吸收的,倒象是炼器的一种奇珍材料,但这种皇精温养于我们‘宫’中,却在不断的壮大,很奇怪它们是一种怎样的成长积累,我有时怀疑,会不会到时候被它们扔进炼炉给一起炼掉???”

        师姐如是说。

        师妹翻了个白眼,“姐,你别吓我好不好?我是琢磨最多被那啥,抽取走这鬼皇精,把咱们一起炼,不说残不残忍,难道咱们俩是很好的炼器‘材料’吗?”

        “就是嘛,想不通啊,唉,总之,我们虽修为大进,占了这里的大便宜,每日可分享一滴古脉宝液,已经是奇大的造化了,但是总感觉要做他人的嫁衣……”

        原来蛋形气罩中囚困着这两个人族女修士。

        冥魔大帝居然借她们本体秘宫孕育‘鬼幽皇精’。

        方堃的神念已经降临到这最深的幽窟之中,以他神念的速度有‘时间法则’裹着,瞬至也不是很夸张。

        所以他能找到最底深处也不为怪。

        “呃,原来如此,鬼幽皇精是借人族女修孕育而出的???元央,这种情况你可知晓内幕?”

        方堃裹了元央的神念在起探底的,所以二女的对话他们全听到了,哪怕隔着神奇的蛋罩也能‘听’到。

        这都是方堃混沌之眼释放出的混沌神光的大作用。

        “我的确听我们师尊说过‘鬼幽皇精’,这鬼幽皇精是本来是冥魔一族的能量精粹,但这种能量它不具备生命体,让二女来孕育这能量精粹,其实没安好心,就是要慢慢把她们的生命本源都吸噬进鬼幽皇精之中,从而使皇精拥有了灵性的生命本源,而这种灵性就是修复大法器的最重要神材,鬼幽皇精的作用反倒是其次的?!?br />
        “这么残忍?”

        “主要是修复大法器必须得有生命本源,而且要最具智慧灵性的人族修士的,才能激活鬼幽皇精的最大奇效,所以她们就悲哀了……”

        “这样啊?!?br />
        方堃不由蹙了眉锋,鬼幽皇精的内幕是这么回事,不如此还诞生不了这鬼幽皇精,居然要最具智慧灵性的生命本源来融入,“那这鬼幽精粹其实无非就是鬼幽之宫的能量元气,它非要融入生命本源?难道是……哦,我知道了,它们是想提升‘器灵’的境界吧?”

        “应该是吧,器灵的境界突破不了,那法器也休想突破,只有器灵的提升,它才能帮助炼器者更好的把半造化天器炼成‘造化天器’,这个计划环环相扣呀?!?br />
        方堃却道:“炼器我也懂啊,也炼过一些,但器灵应该是从法器本身诞生出来的,什么品阶的法器,诞生什么品阶的器灵,怎么能先提升器灵?后炼制法器?”

        感觉这个炼制顺序有点颠三倒四。

        方堃的两件半造化天器都是他自己炼的,也没有这么不可理解,难道炼升造化法器就要这样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不是很懂炼器?!?br />
        他们下在神念交流的当口,一股庞大的意念降临。

        下一刻,一尊意念化身出现在了蛋幕气罩前。

        这尊化身正是之前的冥魔大帝。

        蛋幕中的二女看到这冥魔大帝时也不惊惧或奇怪,显然不是第一次见了,都不知见过多少次了。

        那冥魔大帝只是扫了一眼蛋形囚笼,又抬起头扫了几眼,凶厉的魔眼中掠过一丝疑惑神色。

        方堃却明白了,原来这冥魔大帝是来这里抓‘人’他这个之前的逃逸者的,它设了这个圈套,故意漏了人气出去,意在引方堃上勾,可看它神情有点失望。

        大该方堃没出现在这里,令他有些大失所望呢。

        还没有等蛋形囚笼中的二女发出声音,冥魔大帝的意念化身就消失无踪,但下一瞬间,这个容纳蛋幕囚笼的空间秘窟就发出轰隆一声。

        似乎在这一刻,一切都隔绝在了这里。

        一缕淡淡的阴森话语响起,“我知道你在这里,你还是上当了,我现在告诉你,这里是鬼幽宫最强大的秘牢囚笼,哪怕你化为微尘,也休想再回去,你能进来是我故意放你进的,哈哈哈,人族修士,你以为冥魔蠢吗?”

        冥魔大帝的阴森笑声,倒是叫蛋形囚笼中的二女很是惊异,她们也转动雪发堆中的螓首四下扫荡搜寻着。

        但她们很失望的发现,什么也没有。

        不过她们知道那冥魔大帝不是无的放矢,必然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事,难道又有新的人族修士被扔进来?

        此时,她们的神情多少有一些振奋,不管怎么说,若有人族修士进了这里,她们还多一分力量呀。

        能在绝境之中与久违的人族修士相见,也是她们亿亿万年来最大的心愿,有可能探知一些外面的状况。

        不过,秘牢空间中,没有半点变化。

        方堃才不会‘现身’出来呢。

        想骗他?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