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克强:扩大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范围 2018-12-12
  • 浙江下发《关于做好重要网站网民留言办理工作的意见》 制度化办理网友留言 2018-12-12
  • 市委宣传部纪检组为扶贫提供坚强纪律保障 2018-11-27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伪高工不仅智力低下,知识也很匮乏也!连啥叫计划经济都没搞懂! 2018-11-27
  • 总网A区--四川频道--人民网 2018-11-19
  • 创新人才推进计划实施方案 2018-11-19
  • 霍金骨灰安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 与牛顿达尔文为邻 2018-11-17
  •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九百二十八章 最后一局

          “我靠!妙爷抓了小同花!”

        “这次的赌王决赛比较更多的是运气,这么看来,妙爷还是有蝉联冠军的可能?!?br />
        “怎么能让一个小鬼子混进总决赛?妙爷加油!一定要给小鬼子点颜色看看?!?br />
        ……

        赌场外气氛一度高涨,这些围观群众比VIP包间里的参赛选手还要激动。

        “十万!”妙生一脸平淡的推出了筹码。

        岛国男子犹豫了下,继续跟牌:“十万?!?br />
        房间里一片哗然。

        那个小鬼子的牌面小的可怜,一对三和一张四,大家搞不懂他是哪来的底气跟牌的?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这个岛国小鬼子不会是妙生请来的托吧?

        这时,司机王叔发下了最后一张明牌。

        妙生的运气持续,拿下一张红心10,而岛国男子的牌风依旧很小,得到一张小六。

        此时的牌面已经定局了,无论二人的底牌是什么,这一把都是妙生获胜。

        “还用继续比么?”妙生似笑非笑的看着岛国男子。

        对方眼底里闪过一抹冷色,直接将牌丢上桌道:“你赢了!”

        总决赛的第一场牌局快速结束,妙生顺风顺水,拿下了这场牌局的胜利,他目前的筹码也领先全场,达到了五百二十多万。

        紧接着第二局开始。

        妙生延续了上一局的好运,再次赢的牌局胜利,筹码增加到六百万。

        这种好运一直连续了五把,期间有三名选手被淘汰,剩下五人的筹码也损失近半。

        在看妙生桌前,筹码堆成了小山,距离蝉联赌王冠军奖杯已经越来越近。

        啪!

        当再一次输牌后,王峰突然拍桌而起,脸色沉冷的盯着妙生吼道:“姓妙的!为什么每一把都是你赢?我怀疑你出千?!?br />
        凝重的氛围被王峰的一通质问点爆,其实他心里的怀疑也是大家的怀疑,在场的可都是赌场高手,他们很清楚一个人的运气是不会持久的,妙生连赢两三局都说的过去,可他已经连赢了六局,这就有些蹊跷了。

        面对五道凌厉的目光凝视,妙生表现的平淡自如,不急不缓的说道:“你怀疑我出千是你的自由,但你要拿出证据才行,否则你这就是诽谤,而对于诽谤我的人,我从来不会心慈手软?!?br />
        王峰身体哆嗦了一下,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谢谦的惨样,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看着桌前所剩无几的筹码咬着牙说道:“妙爷!现在可不是刚才,这间VIP包房的摄像头都打开了,你的一举一动可被上万人围观着,所以我劝妙爷别做出过激行为?!?br />
        妙生似笑非笑的说道:“呵呵!我都一把年纪了,当然不会像小年轻那样热血冲动,不过我这赌场里的小年轻手下非常多,他们冲不冲动我就管不了了?!?br />
        王峰脸上变化莫测,心里憋着团怒火却无处发泄。

        正如妙生所说那般,怀疑出千是需要拿出确凿证据的,可王峰根本找不到证据,他从表面上看不出妙生有过出千的动作,而更可笑的是,司机王叔还是他赞成当荷官的,如果是王叔暗中帮助妙生出千,那他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如果你们都拿不出我出千的确凿证据,那么牌局继续?!泵钌客系乃档?。

        几人摇头叹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开局。

        然而局势一如既往,妙生的手气从头好到尾,又是三局下来,整个牌桌上只剩下他和王峰以及那个岛国男子三人。

        “妙爷,咱们就剩三个人了,也别一局一局的浪费时间,我提议一把定胜负,你看怎么样?”王峰临开局前突然说道。

        妙生冷冰冰的看着他道:“你还真好意思说出口,我手里有近四千万港币的筹码,而你们两个加起来才五百万,我凭什么跟你们唆哈?”

        王峰似乎早就料到妙生不会同意,抛出诱饵说道:“如果这把我输了,我会按照妙爷手里的筹码支付剩余的赌注,妙爷觉得如何?”

        “这样还是我亏,因为我手里的四千万港币是参赛筹码,远比你银行卡里的四千万港币值钱的多?!泵钌档?。

        王峰接连被拒,却并不生气,心里反而窃喜起来,因为从妙生拒绝的态度来看,这件事情还是有商量的余地。

        “那妙爷觉得怎么样才公平呢?”王峰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

        妙生沉默片刻后说道:“这样吧,我桌上的筹码都是赌王大会的筹码,可以换取新一届赌王之名,意义重大,如果你非要跟我唆哈,必须用一百倍的筹码跟我赌?!?br />
        “一百倍筹码?等等让我算一下——我靠!四十亿港币??!”

        “今晚妙爷顺风顺水,赌运当头,我要是王峰肯定不跟他赌,否则输的连裤头都没得穿?!?br />
        “其实1:100的比例并不算亏,毕竟这一把要是赢了,就能够获得香港赌王称号,难道这个称号不值四十亿港币?”

        当妙生报出价码后,赌场外的观众炸开了锅。

        其实这场牌局现在还真不好说划算还是不划算,因为牌局的胜负才是关键。

        如果王峰输了牌,那必然是血本无归;但他要是赢了牌,就是逆风翻盘,走向人生巅峰。

        内心挣扎了片刻后,王峰看着妙生说道:“一百倍太高了,我可以按照十倍的价格跟你赌?!?br />
        “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向来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要是你觉得一百倍为难的话,可以放弃?!泵钌锲泻廖奚塘康挠嗟?。

        正在王峰左右为难时,耳边突然响起一道蹩脚的中文:“一百倍!我跟你唆哈!”

        妙生意味深长的看了那个岛国男人一眼,开口说道:“牌桌上的都是朋友,玩了这么久,还不知道这位外国友人叫什么名字?”

        “名字不提也罢,还是继续进行牌局吧?!钡汗凶永浔乃档?。

        妙生也没有追问,目光落在王峰身上:“那个小鬼子愿意跟我唆哈,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先看着我们俩个玩好了?!?br />
        “八嘎!你说谁是小鬼子?”岛国男子突然站了起来。

        司机王叔第一时间侧身,脚下看似平淡无奇的站位,实则已经将岛国男子攻击妙生的路给封住。

        “你想干什么?”王叔声音冰冷,用带有杀气的目光时刻锁定在岛国男子身上。

        妙生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这位外国朋友,我前面问你名字你不肯说,那我只能称呼你为小鬼子了,要知道华夏人都是这么称呼你们岛国人的?!?br />
        “八嘎!你不许再喊小鬼子,你们华夏男人都是东亚病夫?!钡汗凶拥那樾骱芗ざ?。

        妙生眼底里闪过一抹寒芒,语气低沉的说道:“小鬼子!你最好看清楚,这里是华夏香港,是我们华夏人的地盘,你要是真的活腻歪了,我可以成全你?!?br />
        房间里顿时充斥着浓烈的火药气味,仿佛一点即爆。

        正在赌场门外围观的人群早就沸腾,叫骂声一浪高过一浪。

        “卧槽!一个小鬼子也敢来华夏嚣张?一会等那小矮子出来,大家记得围殴他?!?br />
        “妙爷好样的,绝对不能惯着小鬼子,就要让他们知道华夏男人的威严?!?br />
        “小鬼子!小鬼子!”

        上万人齐声高喊,声音无比洪亮,穿透了赌场的墙壁窗户,传入二楼的VIP房间,差点把岛国男子气晕过去。

        “八嘎!老子叫加藤鹰,现在可以开始牌局了么?”男子怒道。

        妙生心中默念这个名字,眼底里突然闪过一抹亮光,很快就恢复常色说道:“可以?!?br />
        “等等妙爷!我也要唆哈?!蓖醴辶λ档?。

        “你不是嫌1:100的比例太高了么?怎么突然就想通了?”妙生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道。

        王峰一本正经:“输了只是四十亿港币而已,但要是赢了,利润无限,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会犯糊涂呢?!?br />
        “既然你自愿加入牌局,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一会你要是输了,可别赖账?!?br />
        妙生说完给王叔使了个眼色,后者重新拿出一副新牌来当众拆开。

        王峰和加藤鹰都确定过牌没有问题后,王叔开始洗牌发牌。

        这一局还是和之前一样,由王叔切牌,当三人的第一张底牌和明牌发放完毕,王叔看向加藤鹰说道:“这位先生,你的牌面最大,先说话?!?br />
        加藤鹰的明牌是一张红心K,他大手一推,豪气万分的喊道:“开局前就说好了,这一把大家玩唆哈,我全上?!?br />
        王峰的牌面比较小,只是一张方片五,但他随后也毫不犹豫的把筹码都推上了桌:“唆哈!”

        “好!非常好!”妙生拍着手说道:“既然二位如此爽快,那我妙某也不会扫了兴,我这里是近四千万筹码,唆哈!”

        随着三人筹码全部上桌,今天的香港赌王大会迎来了真正的高朝。

        场外观众的热情彻底被点燃,欢呼尖叫震耳欲聋,仿佛要把天空喊破。

        然而包间里的气氛却无比凝重,这一场牌局将确定新一届香港赌王的身份,对于妙生三人来说,至关重要。